剑心三寸最新章节_剑心三寸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2020-10-19 09:55:54 作者:cwlseo


一夜北风凛冽,裹夹着洁白的雪花纷纷落下。

这一方世界早已被厚厚的冰雪覆盖,即使是谋生的小贩或者官道上的差役也不知躲到了哪里去。

冰雪世界对于诗人来说,或许是别有体会。但是若是飘落的雪花充斥着奇寒之力,恐怕就连他们也没有了徒握的勇气。

可是就在这静谧肃杀的大地上,靠近官道不远处的密林,却出现了疯狂的笑意还有痛苦的哭泣。

“不要杀他我跟你走!”一个身材娇小,脸庞有些稚气的女孩,身下护着一名看不清面目的男子,一脸哭泣的对站在他不远处脸颊狭长男子哀求道。

然而对面的男子并没有动心的意思,一脸邪笑的望着女孩。

“没有必要了,不用我动他已经活不了了,我既然追到了这里,你们于家也就没有必要的存在了。不过嘛,你们竟然害的我如此费脚,而且还让我受了一些伤害,自然不能轻易的让你们死去的。”脸颊狭长的男子看着自己的右臂,那里正有一道鲜红的口子。

娇小女子推了推身下护着的男子,发现他竟然真的一动不同,身子也许因为寒冷的缘故竟然已经僵硬起来。就连气息也无法感知的到。

如此的绝境女子更加的惊恐起来,尤其是看到狭长脸男子面带淫笑的一步步走来。

女子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心蓦然的出现一点勇气,将自己身上的短剑抽了出来,但是从她的神色可以看出她并没有任何的信心抵抗眼前之人的。

她只是一名后天境者,而对方已经踏入了先天境。二者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修士。

一步,两步,对方每前进一步,女孩就后退一步。

长脸男子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只要他愿意,一招就可以让对方失去反抗能力。但是他更喜欢这种可以掌控一切的状况。

女孩看了一眼地上一动不动之人,悲哀的眼显出最后一丝倔强。的短剑没有向前刺出反而刺向了自己的身体。

“想死!”长脸男子长剑一动就要将女孩的长剑打落,他是先天境修士,完全有能力做到的。

可是就在长脸男子抬的一瞬间,本来已经僵硬的男子如同一个僵尸一般,猛然从地上跃起,一柄漆黑的长剑,没有任何犹豫的快速刺向了对方的心脏。

这突然的异变让长脸男子心一惊,可是他毕竟是先天境者,无论是速度还是灵觉都不是后天境者可比的。

本来向女孩发出的长剑,在一刹那间急忙向前送去。力道之精准,速度之快速不亏是先天境修士。

剑尖刺出,一道鲜血立刻从对方的身上滴落,还未落到地上就已经凝结成了真正的血花。

跳起的男子仍然直直的站着,身体僵硬的立着,就连身上刺入的长剑似乎也无法感知到痛苦了。若不是一双冰冷到极点的眼睛还在微微的闪动,任谁都会将他当作死人的。

“不可能!”长脸男子慢慢的低下头,发现一柄漆黑的长剑刺入自己的心脏,不多不少正好刺入一寸之深。他虽然是先天境者,但是心脏被毁却也无法存活的。

所以说完个字之后,长脸男子眼神充满不甘的躺了下去。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迅速几乎是一刹那间,本来正想将短剑刺向自己的女孩,握短剑愣了下来。

“余大哥,你怎么样?”短暂的出神后,女孩抛下的短剑,扑向了身子直直站立,长剑仍然向前的男子,急切的关心道。

半天后,男子才开口道:“没什么,我现在全身僵硬,无法动弹,将他身上的软丝甲脱下来,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女孩看一下地上的长脸男子,将他外衣掀开发现里面果然套着一层金丝软甲。长脸男子就是仗着此物,以为余飞凡一个后天境者是无法破开此宝的



天剑宗。

修士之没有人不知道天剑宗的,整个修炼界虽然还有其它五大修炼门派。可是这五大门派即使联也没有天剑宗的势力强大。

这除了是因为天剑宗有六大主峰,还因为天剑宗的开派祖师留下了天下第一剑,天目剑。

此剑就封印在断魂山山顶,天剑宗曾经仗着此剑率领天下宗门修士将北方的魔门彻底击败。

以至于万年以来北方魔门只能龟缩在十万大山之,再也没有和天下宗门较量的资本。

也就是这一战,奠定了天剑宗的大宗地位。

断魂山也成了天下修士心目无上的圣地,天下修士无论是谁都以拜入天剑宗为最大的荣耀,那可以说是一步登天。

但是对于一些没有出身资质又并非逆天的普通修士来说,要想进入天剑宗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天剑宗为了安慰天下修士之心,传下规矩每百年都会大开山门招收一次弟子,虽然说每一次能够进入天剑宗的修士少之又少,却也算是给了天下修士一个希望。

涪陵山脉绵延数百里,而天剑宗的山门就在山脉深处。

平时的山脉普通人恐怕连进去的会也没有,今年山脉的各个入口到处都有人在不断进出。再有半年的时间就是天剑宗百年一次的大开山门的时间。

所以天下所有的后天境修士凡是附和天剑宗招收弟子标准的无一不纷纷前往,以期盼能够进入天下第一宗,说不定从此就可以在修炼一途上一路平坦了。

龙门镇。

龙门镇是离涪陵山脉周围的小镇,可是地处偏僻十分的荒凉。虽然天剑宗招收弟子,可是那些人却都在天剑宗的黄安城落脚,愿意来龙门镇的修士仍然很少的。

风铃响动,‘来有缘’客栈的伙计江小龟探出了脑袋,不用猜他也知道一定是客人上门来了。

果然布帘掀开处,门外面站着一男一女。女孩身材娇小,脸庞有些原润,看起来有些可爱。男的虽然也很年轻,可是脸色有些苍白,两条眉毛十分清秀,但是一双眼睛却十分的冷漠,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冰冷。

这二人正是一路风尘仆仆的于小仙和余飞凡。

江小龟视线瞟到二人腰间发现各有一把佩剑,立刻赔笑道:“二位客官,是住店还是打尖?”

“一间上房!”说话是于小仙。

江小龟答应一声忙将二人引了进去。

客栈并不大,只有两层。二楼是客房,一楼大堂摆放这八九张桌子,柜台上店主正在拨弄着算盘,似乎在鼓弄账本。

余飞凡视线在大堂扫视了一圈发现只有两桌客人。一桌是一名公子哥打扮的年轻人,眼睛细长,独自占据了一张桌子,他的身后站着两名少女伺候他进食,少女的身后则是四名彪形大汉,眼含精光显然已经将功法磨练到一流的地步。

另一桌在最里面,是一老一少,貌似祖孙二人。

老人到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那名年轻的女子却十分的特别。余飞凡仅仅看了一眼就将视线移开。

此女一身蓝裙,皮肤十分的白皙,五官说不出的精致,虽然没有装扮的痕迹却也如同画女人一般。

余飞凡走到靠近入口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忍不住的再次看向了那名女子。正好那名女子也将视线看向了余飞凡。

二目相对,余飞凡发现她的眼睛竟然如此的清澈美丽,似乎单纯的让人感觉不到一丝邪念。女子冲着余飞凡淡淡一笑,在那一刻余飞凡本来紧闭的心扉似乎也有了一丝松动。

于小仙和余飞凡在一块时间长了,自然对余飞凡的秉性有了一丝了解。此刻见他竟然盯着那名女子,嘴角一嘟,有些不高兴的道:“余大哥你要吃点什么?”

余飞凡听到于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