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族修真史其二天玄之风无弹窗广告阅读_万族修真史其二天玄之风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10-19 09:54:52 作者:cwlseo


第3.5维度宇宙

银河系、太阳系、地球

2019年,4月4日

中国、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尔罗斯县、人民医院

二十三岁的单身女孩包语晨,静静的躺在重症病床上。

此时的她骨瘦如柴,侧着头,看向自己身边的诊断书。

世事难料啊。

自己这么年轻,身上居然会连续患上两种癌症,一个是胃癌,一个是白血病。

但是回想到曾经对自己身体的造作,倒是也没法喊冤。

自己平常饮食极其不规律,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不管早晚还是深夜。

并且吃的东西都是极其刺激的食物,不是非常辣的就是非常酸的。这边才吃完滚烫的热食,另一边又喝上了带着冰块的冷饮。

偶尔的时候,看到网上挑战吃什么东西,自己也要试一试,比如什么干吃魔鬼辣椒,或者挑战不喝水,吃多少数量的脱水饼干之类的……

甚至连风油精之类的保健……咳咳~

除此之外还大量抽烟,严重的时候一天都会抽五盒的烟。

晚上经常酗酒,每次都喝到吐了也不要停下。

而若是在不酗酒的时候,就开始熬夜,没按时按点的睡过觉,使得生物钟极其紊乱。

在如此放纵的生活里过了几年,噩耗终于来了,也就是现在诊断书上的两个癌症。

包语晨现在心中只有无尽的悔意,如果人生能重来,自己绝对不会再像之前那样了。

“咔嚓~”

病房的门被打开,进来了三个人。

分别为身偏瘦的父亲,面带悲色的母亲,还有满是担心的妹妹。

一家人围坐在语晨的身边,父亲依然是不断安慰自己,让自己不用担心,这个病是可以治好的。

然而语晨心里十分清楚,自己这病根本就是没救的。

“爸、妈”语晨虚弱的呼唤。

“咋了闺女,是想吃啥吗?我给你买去。”听到女儿说话,母亲连忙开口。

“我想和老妹单独说两句话。”

父母看了眼语晨。

父亲:“我俩就在外面,完事招呼我们一声。”

说完便离开了病房。

等父母到到了外面后,语晨防止父母在外能听到,让妹妹过来到自己的耳边。

“老妹,你帮我个事儿”

“姐,你有啥话就说吧,只有我能做就肯定帮你。”

语晨稍顿了一下:“老妹,你给我买一瓶农药,在爸妈没发现的时候带来。”

“啥玩意?!”妹妹不敢置信的看向姐姐,因为动作有些大,扯到了语晨的身体。

“唉呀妈呀……”语晨身子一疼,脸都一拧巴。

妹妹见此,连连带着歉意的轻轻抚摸姐姐的身体。

语晨恢复过来:“老妹呀,你不是不知道癌症代表着什么,而且我这都晚期了。先不说我现在活着就是遭罪,就说另一个,咱家有钱治吗?”

(听完姐姐的话,妹妹陷入了沉思。)

语晨特意用轻松一些的语气:“老妹呀,我每天在医院的开销你也是知道的,咱家根本顶不住多久。再者说了,就算我没病,家里也还有十来万饥荒呢(饥荒=欠债)。

而且是我让你杀我,一会我再录个音,到时候就算你被绳起来了(被绳起来=被抓起来),也应该不会判你的。”

“姐呀,这跟你让不让与录不录音没关,法律不允许任何人剥夺另一个人的生命,只要我杀你了,那不论如何我都是杀人犯,哪怕是你让的,也并不会对我从轻处罚的。”

语晨:“那你就给我推到楼顶,我一



---一个小时后---

这个时间点是语晨平常打针的时候,按理来说护士应该到了,但是今天却有些怪,因为到现在护士也没来。

父亲又等了一会儿,打算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可刚要到门口,门便先一步被打开了。

此时门外并不是护士或医生,而是两个身穿立整公务服饰的男子。

其中左面的男子面阔额宽,右边的男子手中带着一个银皮小手提箱。

两人见到语晨的父亲后,都向其拿出了一个证件:“您好,我们是国家科技公安。”

面阔的中年男人:“您是包语晨的父亲,包连杨吧。”

包连杨:“我是,怎么了?”

“先生不用担心。”面阔男子看出对方有些紧张了:“我们不是地方公安机关,我们是国家科技公安,我们来,是代表国家询问一件事情的。”

“代表国家?”语晨的母亲显然十分不信任突然出现的三人:“国家怎么会突然找我们这些边缘的民众?”

面阔男子:“国家向来一视同仁,没有所谓的边缘民众,女士请不要无端臆测抹黑国家。”

“你们要做什么?”包连杨将话题拉过来。

面阔男子:“相信你们自己的心里也都很清楚,你们的女儿已经没有救治的可能了,而现在国家研制出了新型的治疗癌症的医疗技术,只不过现在技术处在半停滞阶段。

所以需要有受到病痛折磨的癌症患者,亲自去试一试可否救治成功。如果你们愿意的话,那么现在是有一百万元奖励的。”

面阔男子说完,身旁的男子便将小手提箱打开,只见里面摆满了百元人民币。

“要是同意的话,那么您可以直接收下这百万现金,若是不想要现金的话,银行卡、支付宝、微信,都是可以的。而且您若是不相信我们的身份的话,您可以和我们去警察局核实一下,要是还担心的话,那您可以直接报警,让警察来这里核实身份。”

包连杨想了想:“不但不需要我们花钱,还给我们钱,那就说明我女儿即使去,也就是当个小白鼠吧。”

“没错。”面阔男子没有避讳:“但我希望您能清醒思考,因为您的女儿即使是不去,那么靠当前的医疗水平也是治愈不了这种级别的癌症的。况且说句实在话,就算能治,像咱们这种普通家庭,掏得起那治疗的天价吗?”

“我去!”语晨突然发声。

父母还要说什么,语晨就打断道:“现在我每一天都很痛苦,要是能治愈过来自然是最好,若是治不了,那也算是解脱了。”

包连杨沉吟了一会儿,脑海中想了很多。

想罢看了眼自己女儿:“我们同意。”

听到连杨的答复,旁边的男子将手提箱直接交给了连杨。

面阔男子:“明天我们就会接你的女儿离开这里,这钱就直接放到你这里,你们晚上可以看看真假。”

“等等!”包连杨招呼一声。

两人停住身子:“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包连杨:“我还是得核实一下你们的身份。”

“您打算怎么核实?”

包连杨:“去警局。”

“可以。”话毕,两人便先一步离开了这里。

包连杨转身对妻子说:“孩他妈,如果我一直到晚上都没有回来,你就报警。”

“咱们直接报警就得了,你为啥要跟他们去啊,这多危险。”包连杨的妻子很担忧。

“我怕他们万一不是公安,有后手的话,那现在打电话不就被骗了吗,只有真去警局我才放心。我这个当爹的没啥能力,也就只能在现在为咱闺女拼一拼了。”

包连杨没再说